057-76486914

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

某某零食加工厂,只为您的健康着想

今年5月19日,两位美国西雅图居民到离市区大约50公里外的喀斯喀特(Cascades)山脉骑单车。他们在汉考克湖(Lake Hancock)附近的林业道路上,遭一只3岁的公美洲狮反击。这是将近94年来西雅图第一起美洲狮反击丧命事件,也沦为美国全国性环保团体山峦俱乐部(Sierra Club)的探究题材,本文节编译器自该会5月号杂志专文,探究此事件的来龙去脉,作为人兽冲突议题的参照案例。

重伤单车客致死 西雅图郊山美洲狮遭击毙

损害单车客的美洲狮最后被射杀。图片来源:Sierra Club读者投稿受害者之一是31岁的以撒.赛德鲍姆(Isaac Sederbaum),他被送往附近的医院救护后已成功出院。但是他的朋友32岁的SJ.布鲁克(SJ Brooks)则意外生还。布鲁克是单车之友西雅图分会的联合发起人,生前大力推展女性和横跨性别非白人族群的单车社团活动。初遇美洲狮时,他们依照华盛顿鱼类与野生动物部(Washington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,以下全称 WDFW)建议的方法——大声吼叫和用单车敲打地面,顺利抓住了美洲狮,没想到这只美洲狮旋即回到,并咬赛德鲍姆。布鲁克上前逃走,美洲狮转而反击布鲁克。虽然赛德鲍姆乘机逃出求救,最后布鲁克仍意外遇难。WDFW北普吉兹海湾地区巡守小队长艾伦.梅尔斯(Alan Myers)与团队负责管理处置这次反击事件。梅尔斯说道,这是他执业生涯第一次听见被人咬死的美洲狮又调头反击。事发之后,梅尔斯的小队循线射杀了这只美洲狮,并将尸体送到华盛顿州立大学兽医学院的动物疾病诊断实验室检验,企图找到反击再次发生的有可能原因。检验结果大约须要数周或几个月才不会揭晓。美洲狮主动攻击案例少见 原因尚待解剖学分析 专家指对外开放狩猎毋解决问题冲突当地媒体报导这只美洲狮十分“身材矮小”,但实情并非如此。WDFW熊与美洲狮资深专家李察.博索莱(Richard Beausoleil)回应,该美洲狮虽然体重偏高,但身上仍有脂肪,并不是骨髯嶙峋到“慢冻死”的地步,他说明,“美洲狮一般来说要穿越193公里找寻自己的地盘,而且还得跟其他公狮竞争,这不会消耗掉许多能量,因此高于标准体重25%并不少见。”另一方面,梅尔斯队长指出狂犬病应当不是让公狮发怒的原因,因为太平洋西北岸(Pacific Northwest)的美洲狮族群未曾经常出现过狂犬病案例。如何才能防止悲剧再次发生?有些人指出,美洲狮不会捕猎家禽,应当将猎狮的法规容许限制。博索莱有有所不同观点:“美洲狮和狼是北美地区唯二会自我掌控族群量的物种,”它们的领域性极强,不会杀掉侵略地盘的同种个体。这回应,如果没寻找自己的地盘,一些年长的美洲狮就不会冻死。他更进一步回应,目前在华盛顿州,已对外开放50个区域、250只美洲狮的狩猎额度,以保证美洲狮族群保持在理想数量。他指出,就算捕猎多达250只的额度,有可能也无法增加美洲狮的族群数量,只是让年长的美洲狮有更加多机会寻找存活之地。“被雷电打中的机率较为低”问卷表明有半数民众低估反击风险目前大约有2100只美洲狮居住于在华盛顿州。过去100年以来,该州只再次发生过两起美洲狮反击丧命事件,在整个北美地区也仅有再次发生25起丧生案例和95起非丧命的反击事件。“被雷电打中的机率都还较为低,”守望者地球(Earthwatch)首席科学家克里斯蒂娜.艾森柏格(Cristina Eisenberg)说道:“但惧怕大猫是人类的天性。”梅尔斯也表示同意这样的众说纷纭,并回应:“野生动物的反击事件十分少见,然而这些悲剧印证了人们内心的想象,从而引起他们对野外的不安。”然而大众对美洲狮的风险理解存在偏差。2010年时,博索莱曾展开华盛顿居民对美洲狮的理解和教育的问卷研究,结果显示“有57%的民众低估了美洲狮在美国48州(阿拉斯加与夏威夷除外)引发的死伤情况。事实上,每年估算仅有将近一人遭美洲狮反击。”在华盛顿州,每年户外休闲活动带给的产值高达262亿美元。据估计,740万居民中有72%不会专门从事户外涉及活动,未来十年人数还有望减少。预估到了2030年,该州人口将多达800万人,是1980年人口413万的将近两倍,户外活动人数也有望回来上升。根据华盛顿步道协会的众说纷纭,每年有10万人到北湾(North Bend)外知名的郊山Mt. Si登山,该地距离本案再次发生地点仅有几英里近。美洲狮资料照片。来源:加州渔业和野生动物部由于西雅图市中心房价上涨,促成居民转至郊区买房,北湾人口已从1980年的1701人减少到2014年的6578人。

重伤单车客致死 西雅图郊山美洲狮遭击毙

而持续增长的游客也带给了野生动物管理的挑战。博索莱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人类该为人狮冲突负责管理。”郊区居民经常以圈养山羊、绵羊和鸡当成休闲娱乐爱好,却也把美洲狮更有到郊区生活圈。而在这些偏远地区与美洲狮不期而遇的人往往是单车客、跑步者和登山爱好者,因为动物也跟人一样不会用于道路来较慢到达目的地。郊区扩展较慢民众心态“人类有责防治人狮冲突”守望者地球的艾森柏格警告说道:“目前世界的人口密度有可能是史无前例最低,而且我们还用于脚踏车这类能让人较慢穿过地景、前所未见的新奇发明者。奇怪的大猫有时不会对这些变化采行反应。”例如,反击不得而知的东西。梅尔斯警告民众,“我们是生态系中的一部分,而不是超然于其上。”华盛顿居民或许也表示同意这样的众说纷纭。在2010年的调查中,有90%的受访者坚信:“当人类居住于在美洲狮的栖地附近时,人类该担起防治人狮冲突的责任。”这意味著一开始就要防止与大猫不期而遇。WDFW建议民众应当以结伴在户外登山、防止天黑后仍独自休息、别让小孩走远并寄予厚望他们、靠近美洲狮有可能捕食的地方且注意它们的踪迹,并且维持营地整洁。博索莱指出到目前为止,民众对于这场悲剧的反应仍科理性:“在这事件中,我们看见取得充裕教育和信息的民众对这场冲突传达哀伤,但他们也解读这样的风险是与野性大自然一起生活的一部分,并告诉美洲狮跟我们一样有权力在这里存活。”同理动物一家人 维持警觉、调整行动是脱险关键艾森柏格坚信如果能从美洲狮的角度看来人类,有助人们同理这些动物一家人,减少人兽冲突。“人们指出美洲狮捕食是要夜袭人类,但事实上,这些大猫大多没这种点子。它们并不是很想要和人类搅和,只是想吃、交配然后有个安静的庇护所之所。人类做到人类的事,美洲狮过美洲狮的生活,它们只想避免我们。”她补足,“在有掠食动物捕食的户外专门从事休闲活动或工作,本来就是危险性的,因此必需对这些危险性十分警觉。我研究掠食动物这么多年需要全身而退,就是因为对它们抱着非常敬畏的心。”意识到被美洲狮追踪时,必需回来调整自己的行动。艾森柏格警告:“专门从事户外休闲活动的人,一般来说不太会留意周遭的环境,因为他们只想挑战户外运动的体力无限大、尽情玩乐、或喜爱美景。他们往往只就让自己,却忘了自己也是整体动态环境中的一小部分。”在15年的职涯里,野生动物生态学家艾森柏格只被美洲狮追踪过一次,她指出自己脱险的关键不过就是坚信直觉:“当开始显露‘自己不应经常出现在这里’的念头时,那你知道就该离开了。我曾多次有过几次这种感觉,而被美洲狮追踪时,这种直觉知道救回了我一命。